陕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国资委:划定央企改革“路线图” 引进民资外资参与国企改制重组

来源:陕西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时间:2014-12-28

12月24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要求,“中央企业要结合自身实际,谋划好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

新华社昨日分析称,当前中央企业改革面临的突出问题的是,重发展轻改革倾向明显、对突破改革重点难点问题有畏难情绪、重点领域改革进展相对迟缓。此次国资委主要领导和中央企业“一把手”齐聚的会议,传递出两个改革新信号:一是国资委将研究制定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二是将加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支持力度。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管理学部原主任周绍朋昨日对早报记者称,中共十八大和国家“十二五”规划对央企如何改革已经进行了总体部署,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落实。

“央企改革必须有顶层设计,否则难以推动。另外,有时间表也很关键,不能做一个事情没完没了。” 周绍朋说。

“逐步建立用工准入制”

谈及“推进企业改革”时,王勇当天要求央企“深化人事、用工、分配三项制度改革,逐步建立用工准入制度”。

王勇在当天的会议上说,面对上半年经济效益大幅下滑压力,央企大力推进降本增效。许多企业下大力气压缩非生产性支出,大力调减职务消费;许多企业主要负责人带头降薪,三季度以来央企人工成本各项指标增幅逐月下降。明年央企要更加节俭地过紧日子,职务消费要零增长,且必须纳入预算管理。

周绍朋告诉早报记者,目前央企在收入分配方面依然存在三个偏高现象,即:行业之间收入差距偏高,行业内企业之间收入差距偏高,企业内部人员之间收入差距偏高。

不过,周邵朋认为,谈央企的收入分配改革,国资委可能做不了,“应该纳入国家收入分配改革的统一规划中。”

“比如,央企的领导人,有的享受副部级待遇,但他又是企业领导人,他的工资应该如何设计?”周邵朋提出疑问。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有消息称,由于垄断国企高管的阻挠,酝酿8年之久的国家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出台再度延期。

在周绍朋看来,央企的收入分配改革应该和人事改革结合,“比如企业经营性人才,完全靠上级任命,还是有问题。这样搞,如何推动股权多元化?今后应该探索多样化的选拔方法。至于他们的工资,完全和非国有经济的企业领导人一样也不现实。毕竟你不是靠市场竞争产生的,而是靠上级任命。”

“限薪不是分配改革方向”

收入分配改革还不仅针对于人,尤其是对央企而言。

新华社12月14日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对于收入分配改革的基本思路,业界普遍共识是“提低、扩中、控高”,通过改革调整现有收入分配格局,将“沙漏形”的社会两极向中间挤压,扩大作为消费主力军的中等收入群体占比,最终形成“橄榄形”的收入分配格局。

“所谓‘控高’,主要是调控部分通过行政垄断、资源垄断等获取高收益的行业偏高过高收入,调控部分企业高管的偏高过高收入,调控社会某些群体的偏高过高收入;同时加强规范灰色收入和打击非法收入,促进遏制并扭转收入分配不合理差距。”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微博)对新华社称,这也是改革的难点所在。

“目前国家电网正要求各级员工限薪,但限薪不是未来收入分配改革的方向。”上海天强管理顾问公司总经理祝波善昨日说,作为垄断性行业,其运作体系是非社会化的,那么应该进行垄断性企业的立法,对其薪酬等进行系统规划。

苏海南认为,收入分配改革亟须打破行业垄断,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部分垄断行业。同时,加大对垄断行业占有国有资源的相关税收征收,提高国有企业税后利润上缴比例,从源头上调控垄断行业的高收入来源。

目前中央企业主要分布在军工、能源、通讯、交通运输等行业。央企户数已从2003年的196户减少到目前的117户。

“引进民资参与央企改组”

在24日的央企负责人会议上,王勇在谈到“深化并完善中央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时提到,要推进有条件企业整体上市,利用多个市场,引进民间资本和外资参与企业改制重组。

“现在股权结构改革应该朝三个方面展开——那就是能整体上市的都要整体上市,不能整体上市的,进行股权多元化改革,确实需要保持国有独资的,也要进行公司制改革。”周绍朋说。

祝波善则认为,公司治理的问题、央企高管的身份职务问题、垄断性国企的立法问题是当下央企改革的三个核心。

王勇在强调中央企业要继续深化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的同时,还透露明年将加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对厂办大集体改革等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支持力度。

】【打印】【关闭窗口